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行之有道集团财富热线4006116400

旗下三大业务板块,九大业务利基,涵盖:金融保险、实业科技、跨界俱乐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、行之有道集团旗下三大业务板块简介:第一大板块(金融保险):资本运作与投融资、上市绿色通道与节减税绿色通道、保险,第二大板块(实业科技):旅游地产、实业投资与品牌运作、人工智能与供应链整合,第三大板块(跨界俱乐部):俱乐部运营与社群管理、跨界合作、全球化布局。 二、跨界之王张行之教练核心课程体系:《总裁创业成功之道系统课程》、《6+1新商业模式俱乐部落地系统》,《赢在行之有道2:赢在创新商业模式顶层设计》硕士班、搏士班、搏士后班系列咨询课程等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企业教练张行之:松下成功战略:巧立企业精神三  

2009-08-11 21:34:33|  分类: 赢利教练张行之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经营者,不应该凭权势与金钱做恶性竞争,应以建设公平、合理的社会为已任。

在自由经济的社会中,企业之间的竞争是无法避免的。有竞争,才会互相切磋琢磨,才会有进步发展。但是,竞争不应该只是较量彼此的权势,应该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东西。

比权势更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?它就是:"到底什么才是正当的?"这种哲学或理想。松下先生认为,大家应该秉着这种信念,去对抗与竞争。否则,会出现"弱肉强食"的社会。如果"弱肉强食"能使社会繁荣,倒也无所谓。但事实不然。历史的教训,如果容忍"弱肉强食"的社会存在,权势往往会沦为暴力。因此,我们应该秉着"到底什么才算是正当的"的信念做事。

具体一点说,我们应该从事一种竞争,那就是"使资金比别人少,能胜任经营企业的人仍然有成功的机会。诚然,一个人是否适应经营企业,很不容易判定,这不象其他东西可以用长度或磅秤来度量。不过,姑且可以用"他在买卖上,是否具有某种程度的良心,是否努力且有某种程度的创意"这一类大家看得到的标准,来判断什么样的人才能胜任。能胜任这种工作的人,在自己的行业中,考虑如何竞争才能继续生存,是很重要的事。

一旦陷于仅凭权势的竞争,则雄厚的资本,甚至"资本的暴力"的重要性,势必凌驾经营者能力。资本单薄的自然无法与之对抗,甚至很有经营长才的人也会被埋没。对社会或人类而言,这诚然是可悲的现象。

因此,不能完全倚仗资金,应该不断地力求创新并节省资源,借此降低成本。成本降低后,即使减低售价,仍然有利可图,自然就乐于降价促销,这就是进步。同业间应该透过这种方式认真地竞争。

惟有如此,中小企业才能够对外竞争,甚至,若能找到胜任的经营者,中小企业反而容易生存。

任何工作或事业,只有胜任的人能继续存在;其他人只要另找适合自己做的事,一样可以成功。这就是社会进步的原则,并盼望这种社会的来临。

智慧、时间、诚意都是企业的另一种投资。不懂这个道理的人,也不是真正的公司从业员。

你要怎么收获,必先怎么耕种。因此,松下电器公司投资在建厂、广告、宣传等方面。在这里我们谈一谈松下公司另一方面的投资。

阖秀吉(丰臣秀吉)是一个伟大人物,他能取得天下绝非偶然。据说当他担任主人织田信长的马僮时,常用自己微薄的薪水,买胡萝卜喂马,因为他觉得光靠主人供应的饲料营养不够。以一般人的想法,一定认为秀吉不要求加薪,还拿出自己的钱来替马买饲料,实在是傻瓜。但是结果是因马匹强壮,而赢得一般人对织田信长坐骑的一致赞美。

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有多大,但他的这种做法是一种有诚意的投资。

这个故事说明,企业必须有第一投资(资本),还必须有第二投资,也就是用头脑、智慧、时间来投资,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公司从业员。

顺应社会的潮流和事物间的关系,才是企业得到发展的方针。

我们彼此应该注意的是,由于工作太过热心,以致强调自我,就容易走向任性的独断行为。

为了让工作能顺利推展,我们必须好好遵守公司的方针、计划和传统,从中发展自已。个人的智慧纵使卓越,也象在黑夜里提灯,照亮的范围有限。以为自己的想法和判断是至高无上的,会使公司蒙受不利。尤其职位高者,更要经常请示上司,考虑周全,认真做事才好。不顾传统,忽略公司的方针和计划,靠自己狭隘的主观来判断行事的人,他的努力程度和才干越高,公司受害的程度也越大。

松下先生就是经常想到社会的进步、国家的方针及传统,一面谋求顺应,一面聆听从业员的意见,来作为决定一件事的参考,并把它变成松下电器公司独特的方针。

越是受到上司深厚的信赖,为了回报,越是应当拿自己的判断去请示上司。不可自视过高,谦虚和谨慎的修养很重要。我们彼此既然都在参与经营,便应该有直率地批判和接受批判的精神。这样,我们才能享受到顺应潮流化的喜悦。

企业的任何一项发明,不只是本身赚钱的手段,也是促进技术进步、经济繁荣和国民福利的工作。

随着公司的成长,松下先生把技术部门交给专家去研究,专心负责公司的经营。最近,实用新案及专利权的申请,每年大约有一万三千件了。于是成立了一个专门的机构,负责发明案件的检讨,专利与实用新案的申请及管理,各种争执、诉讼的处理,专利的使用等事项。

这种工作与利益没有直接关系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应该是国家或政府机关做的,却由民营企业抢先做了,而且彻底检讨了它的经济性,讲究效率,减少浪费,做得有声有色。如果是国家机构,能做到这种地步吗?这样的工作,各民营企业都在默默地进行。

大家经常会认为企业的惟一目的就是追求利益,所以也会认为前面所提的工作是一种赚钱的手段。由低处看也许可以这么说;由高处看,它却与国家技术的进步、经济的发展和国民的福利有很大的关系。

这只不过是一个例子,今天国家的经济面临极大的困难。为了克服这个困难,松下先生认为不要误认企业是惟利是图的民间团体;相反的,还要对它正在完成的任务给予适当的评价。

在技术合作之前,应先考虑对方的人格,详细研究契约内容。

最近有很多公司与外国技术合作,这种事已不稀罕,在这种情形下最要紧的是先考虑对方公司的性质,或是经营者的人格。

有一家公司跟美国的某公司技术合作,结果导致公司倒闭,关门大吉。这不能怪对方的美国公司,对方严格地遵守了合约的权利义务,但在日本方面,往往会有人,认为"这点小事大概对方不计较吧。""这样做对方会考虑我们的立场吧。"常常把人情放在第一位来考虑问题。

可是美国方面是以法、理、情为序来考虑,你一旦说愿付出多少,他们一定会要的,如果你说因为某种原因付不出时,他们会说"某种原因而拿不出来,那责任是归你,我们的公司才不管你这些事,你还得照付给我们。"所以在技术合作时应该要充分考虑对方,并详细研究契约内容,不然会碰到意想不到的问题。

  

 

松下曾与荷兰飞利浦公司技术合作,这是个大公司,技术方面也很进步,所以才跟他们合作,为了这合作,对方还很详细地调查松下公司。所以从申请合作开始,经过了一年的时间才得到他们的承诺,在这一年中,他们三次派人来调查松下公司,看看有否有合作的准备与能力。如果想技术转移,而这边没有接受的条件、环境与能力,那就不好合作,所以作很严密的调查是必要的。

幸好松下这种准备工作都符合他们的要求,所以合作才能成功。相反的,有些公司不管你有没有接受条件的能力,只要你付出权利,他就愿意合作,这样的合作,往往全碰到很多难题而告失败。

就是对方要技术转让,没有接受的条件,那还是不能成功的,可是对于失败的责任他们会置之不理。"教你们技术,你们的公司却不能好好接受,那是你们方面的责任。"这样就给推得一干二净,与这样的公司合作,当然注定要失败的。

如果对方是个用意很周到,处事很慎重的公司,就是你催他快一点,他们还是要作详细调查的。不然,就会出现问题,致使公司倒闭关门。

所以必需考虑各种问题,研究对方的人格与想法,对方是否考虑到我们能否真正获益?这样的公司才可合作,就算全部委托他们了,他们也会好好地照顾我们。

只花百分之几的代价,就如同拥有了整个技术合作的厂家,何必舍不得掏钱呢?

我们一般人,对事情的看法和想法,往往容易停止于主观,因此,不太能接受其他的看法。面对某一问题时,如果不知如何应付而开始感到迷惑,那么很可能就会钻牛角尖而无法自拔。这种情况之下,该怎么办呢?最好的办法,还是从别的角度来重新观察,以改变原来的看法,这样做的结果,可能就会发现原先忽略的地方。当然,这并不是非常容易的,但是如果能够因此改变看法的话,那么眼前就是一条崭新的大道了。松下先生对与荷兰的飞利浦技术合作一事,本来也有很多迟疑不决的地方。虽然技术援助费从百分之七降为百分之四·五,但是另外还得付权利金,一次付清美金五十五万元,约合当时日币二亿元上下。当时松下电器的资本额才不过五亿元。金额相当庞大,负担可谓十分沉重,这等于是把公司资本的五分之二一次付出。

不过情形已经是骑虎难下,非一次付出巨款不可,就是这一点使松下感到很困惑。当然,在考虑到今后日本电子工业及松下电器本身的发展以后,这一点钱实在不能不付。

但是除此之外也还有别的问题。什么问题呢?契约问题,因为那是个一面倒的契约。里面的内容只规定如果松下电器发生错误的话,应如何处置,诸如撤回机器等等。换句话说,绝不准松下出错;然而对于飞利浦如果出错的话,应该如何处置却是只字不提。对方的姿态相当高,颇有鲸吞的意味。假如就这样签字的话,那岂不是完全地被对方牵着鼻子走?这一点是松下先生对契约颇感困惑的一个重大因素。

虽然是摸索着前进,但是松下先生认为有一件事非常重要,那就是不能抱有"私心"。对于飞利浦技术合作一事,的确很感困扰,但所幸他一点私心也没有。

就在松下先生十分迷惑的时候,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件事情。飞利浦当时有大约三千名研究员从事于各方面的研究工作,设备极为完善。光是这个研究所就必须花上几十亿元,而松下电器只要花两亿元,就可以好好利用这些研究设备和人员。假如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,那些东西岂不就跟自己拥有的一样?想到这一层,松下先生心里一下子觉得轻松愉快多了,至少一次付清两亿元一事,已经不大在意了。于是,他不再犹豫而同意签约。

后来,依据合约,飞利浦派了三位工程师到松下电子公司任职。松下先生看到他们,感到似乎雇用了整个飞利浦一样。人们对于事情总会抱着某种看法或想法,而这种看法或想法关系十分重大。虽说花了大钱,万一搞不好,松下电器可能因契约而倒闭;但是假如换成另一种眼光来看,则只要花这么一点小钱就可以把飞利浦请来做事。这样,心里就觉得十分舒畅了。

因此,能适时地改变看法,对于下定决断,难道不是一件很重要的因素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2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